POISON

我永远喜欢高杉大宝宝.jpg

【银高】遗书


现代pa
参军设定
cp银高
欧欧西无法拯救




十几岁的时候他俩打赌,齐齐扔掉了手里头的课本离开学校参了军。
他们赌的是谁能先当上对方的上级,众筹了十箱果粒橙谁赢了果粒橙就花落谁家。当时他俩在草莓牛奶和养乐多的选择上吵了很久,最终由桂中和了一下改了果粒橙。
桂小太郎觉得对于这两个傻逼没什么太多好说的。
算了,他俩开心就好,关他桂小太郎啥事。

教官浓眉厚唇,皮肤黝黑,颇有健壮农民工的即视感。银时和高杉俩对这位民工教官有着深刻的印象,原因极其幼稚——点到高杉名字的时候银时捏着娇滴滴的嗓音提前答了到,被高杉一拳招呼到脸上。打闹还没进行下去俩人就被教官赶去接受五十圈的爱的惩罚。
第二天的时候俩人分别喊疼,当然不是那五十圈的原因。二人寝的安排极其良心,然而高杉拒绝睡银时的上铺,原因是银时半夜会故意踢床板吵他。俩人就顺理成章的又打起来了,银时把高杉按进了属于他的下铺,那里由于银时的懒散还没铺上被单,钢制的床板冰凉而且硬,咯得高杉背脊生疼,一脚踹向银时两腿之间。
“啊!!!!!!!!!夭折!!!!!”

第一天正式训练的时候,教官递给他俩一张纸。
“这是你们昨天罚跑步的时候漏掉的课程。”
银时一脸懵逼,参军还有笔试部分吗?而高杉盯着这张纸若有所思。
“别盯着我看,这是入伍前必须写下的东西。”
“正式参军之后,你们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性。”
“新兵入伍要提前写好遗书,交由上级保管,如果不幸身亡就把这个交给亲属。”
“不过,这是概率还是不太高的,你们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银时愣头愣脑的听完了解释之后盯着这张跟数学草稿纸一般质量发呆。高杉提笔写下几行字后便瞅着银时,银时伸手就把那纸抢了过来美其名曰为参考,看了看之后瞬间就气炸了。
前几排字还是正儿八经的,比如说希望松阳老师不必伤心之类的,将自己的全部漫画书继承给假发之类的,最后一句确是如果自己死了的话请让坂田银时提着自己的脑袋给自己陪葬,当然了,他相信自己不会比银时死的更早。
银时悲愤的控诉说他凭什么把漫画给假发都不给自己还咒自己比他高杉死的更早,高杉嗤之以鼻。
于是银时便是申请延后几天再交遗书,让自己好好想想用什么措辞才能比他高杉晋助更加具有威慑力,能怼的高杉晋助气急败坏。
于是这一延后就是好久。
他们两人谁都没能成谁的上级,所以这半年的果粒橙被桂小太郎在保质期的前一个星期暴饮完了,打的名头是不能随便浪费。当然,他拉了几天的肚子。
军营生活还算丰富,俩人在互怼中走过了两期了,第三期也就差半年就圆满了。三年一期,他们霸占了对方的青整个春年华。
有时候桂小太郎会来看望他们,瞧着银时下巴已经开始胡子拉碴的一边和自己搭话一边还不忘怼着高杉,叹了口气说你俩不如凑合着过了算了,银时摆摆手嗤笑着说和一米七的过总有一天会恐低的,然后遭到了高杉的一记勾拳。
然而这生活的如此密切,有时候累了连澡也一起洗,高杉懒得爬上去就直接倒进银时床上。冬天天冷,为了取暖俩人就直接挤下铺了,这时间漫长,久而久之哪能不擦出点火花。半夜三更的银时的手就摸进了高杉的睡衣里蹭啊蹭,蹭着蹭着就滚到了一起叠罗汉去了。高杉轻咬着银时的喉结,感受到那里滚动了一下,随后那人的下身又是用力一顶,这半夜的欲火就燃的更浓烈了。
银时有时候会拿出那张纸,即使那脆弱的纸张已经泛黄了,甚至还有些许上霉。
可最后他还是把纸收了回去。
他才不信他会死掉,他可是被糖分大神保佑,能活到一百八的人。
至于高杉那小子,不是要他银时的脑袋陪葬吗?既然他能活到一百八那小豆丁肯定也会沾点光死不掉的。

救灾工作对于尚且经验浅薄的高杉来说还是难了点。
余震来的太快太频繁,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残害废墟里寻找活人的迹象。
建筑年久失修,堪比豆腐渣工程。
高杉只觉眼前一暗,随后痛觉自左眼传来。
世界昏暗一片。

高杉晋助负伤回来了,银时又心疼又气,深更半夜辗转反侧爬起来把高杉那队的负责人的窗给砸了。
如果救援人员再多迟到一会,说不定高杉就因为感染彻底离开他坂田银时的人生了。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去给那小矮子陪葬。
他不允许他死掉。

坂田银时双手撑在高杉晋助两侧,高杉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银时说要不你去申请司令吧,工资高待遇也好,反正你高杉晋助牛逼有后台百分百能过,高杉冷哼一声说老子哪来的后台,银时说老子就是你后台,高杉叫他少犯病要不赶紧确诊了神经病还能提前退役。
他们俩之间总是少了那么点温情。


银时又拿出了那张纸。
他认认真真的在上面写上了几行字。
高杉晋助是坂田银时终其一生要保护的人。
坂田银时命够长,所以高杉晋助大可放心。
只要坂田银时没死,高杉晋助休想抢先一步。
至此,坂田银时对天发誓。
要杀他和要保护他的人,都是我坂田银时。


————————
后来教官收到了这份迟到多年的遗书后罚坂田银时抄了五遍小学语文课本
理由是文不对题【bushi】



我,沙雕,在线瞎打字。

是之前画的小南
我永远喜欢南姐.jpg

短打后续的后续,我觉得这个短打已经有点多了

http://poison083.lofter.com/post/1db442a2_12c478cb5
上文链接
小脑斧死的好惨啊呜呜呜嘤嘤嘤
依然是意识模糊的乱打字系列 ooc今天也在继续



——————————
黑小虎很烦躁,可道理上来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烦躁,正常来说喜欢的人对自己说了“喜欢”二字的话简直就是皆大欢喜的标准。
然而他们不能喜欢上对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是一回事,两人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敌对关系让这暧昧的感情味道变了质。
他爱他的同时建立在他恨他的基础之上。
于是黑小虎在听到虹猫的话后,毫不犹豫的甩了他一巴掌。
“恶心。”

虹猫后来回忆起来的时候,小老虎的那一巴掌是挺疼的。
但那个时候他更多的痛楚源自心脏处,像是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冷风反复的鞭挞着伤口阻止愈合。
他虹猫长这么大也算是第一次给人表白了,就这么被恶心俩字给打发了。
真是丢人。
所以那个时候的他被甩了一巴掌之后马上的恢复了笑容。
“开玩笑的,不必当真吧,少主大人您大人有大量。”

他们两人间不存在可能性。

后开听说虹猫靠雷劈戒掉了毒瘾,虽然内力全失但无大碍。
黑小虎开心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但第二天却又气又困的嫌弃自己窝囊。
真是丢人。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帮父王完成称霸武林旳大业了。

让达达杀掉虹猫他当然知道是不可能的,动手的肯定还是黑小虎他自己。
天子山顶上他将虹猫击落下了悬崖。
永别,虹猫。
你死之后,我仍是傲到不可一世的少主。
取代你少侠地位易如反掌。
但是心脏传来的痛楚强烈到不可忽视。

达达对蓝兔强调天子山悬崖时黑小虎其实那一瞬间是有点激动的。
说不定,虹猫还没死?
从悬崖底回来一无所获,说到底还是理所当然的,然而石头上的刀痕还是留给了黑小虎一点微妙的希望。
为了泯灭掉这点丢人的希望,黑小虎派人去把那石头炸掉了。行为很幼稚,可是他乐意。
不要再让我,勾起对你的念想。
心痛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然而之后他还是再一次的见到了虹猫。
火舞旋风第十层真的很强,凭他黑小虎居然无招架之力。
他看到了蓝兔和虹猫携手离开的样子。
他咳出了一大口血。
他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雷区布置工作很成功,他坚信七侠插翅难逃。
可偏没想到还真的是插上翅膀就飞了。
大奔挑衅的谩骂终让他气急败坏,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雷区。
然后运气很好的踩上了雷。
死亡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父王冲出来抱着自己哭的歇斯底里,他有点难过。他见不到父王站在武林之巅的样子了。
最后意识存留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远去的风筝 ,上面的七人似乎在谈笑风生。
那个人至始至终没有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
不甘心还是有的。
意识终是散去了。






虹猫有时候会想,黑小虎这小子怎么就运气这么背。
别人炸雷顶多断条腿少个胳膊,就他最蠢最笨的中了头彩一发入魂。
他还会想,如果自己不是七剑的话该多好,那他肯定揍死他也不让他往雷区跑一步,不仅如此还要骂的他狗血淋头以后看到雷动都不敢动的那种。
可惜了没有这么多如果。
风筝起飞的时候,他还真没猜到这就是永别
发生的太突然了,一直到七剑合璧黑心虎死了之后的好久一段时间他才确认了黑小虎死了的事实。
那小老虎明明才刚被自己打了个狗血淋头的啊,怎么这随便一炸生死两别了。
红颜命薄这个词闪过虹猫脑子里的时候他噗嗤一声笑了,笑着笑着就咳嗽起来了。
外面做饭是不是烟太大了啊,眼泪都要给熏出来了。









早知道,当初就把那红披风给留下了。
不然,也不至于这无名野碑里边空空如也。














————————

短打后续内容,依然没有标题系列

http://poison083.lofter.com/post/1db442a2_12c41e541上文链接
小脑斧真可爱,我永远喜欢小脑斧.jpg
高三艺考生脑子不清白打的几个破字,逻辑不通语言措辞混乱及o到没有cc的人物理解谅解谢谢





之后的日子里这小插曲被一笔带过,他们倒是有默契的都没有提起这件事,见面之后仍只有刀刃间的交流。
毕竟了这所谓的正邪不两立。这也就导致了他再次从玉蟾宫宫主那听到这句话后短暂的失态。
他是讨厌这句话的。
于是他将药给了蓝兔,那里面的血魔疯癫丸足以让虹猫不太好过。
既然你言正邪不两立,那就与我,共同堕落。
这样的话,即使是黄泉路上,也能拖上你一起下水,算是不亏了吧。
他带着血坛子向七侠进攻,不出所料的欣赏到了虹猫闻到了血腥味后的表情。
虹猫向来是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眸子里原先有的温柔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
渴望。
挣扎。
兴奋。
痛苦。
嗜血成性。
黑小虎咽了咽口水。
他忽然觉得,虹猫比他更适合成魔。
那副模样……。
一瞬间的心脏鼓动加速,这勾起了他那不算太好却也不差的回忆。尽管这时与那时的虹猫判若两人。
黑小虎从不明白喜欢是什么,没有人告诉过他,什么叫喜欢。但他觉得自己是喜欢母亲的,所以他猜喜欢大概就是母亲的温柔。
一直到现在,他满心想着的是,怎么才能将这个男人为自己所有。
他猜测自己大概是喜欢上虹猫了。
可是他羞于承认,他认为喜欢上敌人是极其丢人的事情,被父亲知道的话肯定免不了惩罚,或许更糟。
于是他将这份感情藏起来,埋进心底。
他才不要喜欢上虹猫。

可他黑小虎还是没法背叛自己,他控制不住的想要接近虹猫。
被欲望支配后的虹猫被七侠放置于寒冰洞,溜进去对于黑小虎来说并不是那么难。趁蓝兔不留神之时从后方偷袭点了她的穴之后打开机关再进了门只需短暂时间。
他又看到了那个让他几次心跳加速的男人。
虹猫的身上已然全是伤痕,鲜血淋漓触目惊心。他额前淌下的血划至唇,黑小虎猜测那味道必定不太差。
他产生了想要亲吻那唇的冲动。
抑制不住的爱慕之情在再次见面之后放肆滋生,黑小虎感觉自己的嗓子眼有点干。他走上前去,凑近了那张脸。他试图去贴近那张唇,品尝那血液的甜美。
那双眼忽然间睁开,布满了血丝,眸子里染上的红色吓得黑小虎不轻。虹猫盯着眼前的黑小虎,舔了舔嘴边半干的血,嘲讽似的轻笑出声。
“你也是,来送血给我的吗?”
那双被铁链禁锢住的手忽然发力,猛然掐住了黑小虎的脖子,力道大的让黑小虎紧皱着眉,喉咙处被禁止了呼吸。挣扎无果,他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那施虐的手的主人歪了歪头,嘴角弯起的弧度更深。他不知廉耻的舔上了受虐者的面颊,受虐者面因缺氧燃起的潮红让他更加兴奋。
他渴望血。
受虐者用尽全力也挣扎不开那禁锢,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时才从嗓子眼里断断续续的蹦出了不太完整的一句话。

“虹……虹,虹猫……。疼…放…我……。”

那猩红的眸子里忽然间清明了,回过神来的时候黑小虎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几乎是瞬间,虹猫甩手将黑小虎摔在地上。
黑小虎咳嗽不止,眼角挂上了因疼痛而产生的生理盐水,他抬起头,看着虹猫。
虹猫的表情并不好看。他本是该怨恨的,这药不就是面前的人给自己下的吗?没有这药,他会成这嗜血魔头?
然而他还是恨不起来。他看到黑小虎的时候,想起来的更多的是那天晚上两人难得的和睦相处,那个因自己轻浮动作红着脸跑掉的小老虎。
那披风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虹猫在交战中途将洗干净了的披风忽然塞了黑小虎一个满怀,脸上带着自认为诚意十足的微笑。恼羞成怒的小少主将披风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还不解气,一个发功给这可怜的披风来了一掌。
那时候虹猫觉得黑小虎真是一个刁蛮任性难伺候的小公主,这话自然不能让那小老虎听到的。
即使相处时间不多,即使两人之间是仇敌关系,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这个有点可爱有点刁蛮但又很固执的小少主的。
所以即使是让自己染上了毒瘾的黑小虎,他虹猫还是恨不起来。
他在铁链范围内足以让他抱住跪在地上咳嗽的黑小虎。所以他这么做了,将那受惊不浅的小老虎拥进怀在他耳边轻声低语。
“对不起,弄疼你了。”
却没想到这引起了黑小虎更加激动的反应,他奋力挣扎逃开了这个属于仇人的怀抱,怒目圆睁瞪着虹猫。
“你不应该这样对我!你为什么不恨我!”
“你应该想方设法的杀了我!”
“我给你下了毒才让你成了现在的样子,你凭什么给我道歉!”
“你这又算什么!看不起我黑小虎吗!”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一连串的话语吼出来后黑小虎上气不接下气,原本就因呼吸不畅通还未缓过来,这几嗓子吼声让他更加难受,大喘着气,脸上潮红褪之不去。
虹猫沉默着听完了黑小虎的控诉吼声,勉强的笑了笑。
他说。
“我恨不起来我喜欢的人。”




————————————
大概还会有更多后续的吧,不过照剧情发展再写一定是be了【。】
小脑斧为什么没有官方爸爸给的复活甲,很难过了
_(:з」∠)_


















一个深夜短打,

cp是虹黑,虹黑真好吃,嗝
可能会有后续吧,咕咕








情不知所起。

黑小虎有时候会想起来母亲温柔的面孔。
那时候他还小,母亲总是将他拥入怀温柔的哄。母亲的声音很好听,他为这声线痴迷不已。
再到后来,他只能将花放在母亲墓前。
父亲告诉自己,想要保护其他人,只有变得更强大 ,最强大。他细细咀嚼“强大”两字,若有所思。
之后是闭关修炼。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他出来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得到了真正的强大。
他徒手制服马三娘,女人脸上写满了惊恐,挣扎无果,即便他之后的行为被父亲制止了,但是女人对自己的恐惧却没有消除多少。
他觉得这力量能够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了,但细细想来却也只有父亲一人。
他前往金鞭溪客栈,率领大批士兵,想要歼灭七侠。
那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骑在马上扬起了他橙红色的发,坚毅的眼神,手持长虹剑轻易的破解小兵的各种进攻还能游刃有余的帮助同伴。
他像一团火,在千军万马中燃烧。白色衣服上面沾染了不知是谁的血,他嘴角似乎还扬着一抹笑。
那个人就是长虹剑剑主,虹猫吗。黑小虎看得有些愣神,回过神来后立刻飞速跟了上去。
三剑合璧的力量比他想象的更强,也越发坚定了他不能让七剑合璧成功,父亲不能以身实现的决心。
他受了不轻的伤,调养需要时间。在这期间,那个人的脸总在他脑子里挥散不开。他有些心烦意乱,想着一定要将这个人亲手杀掉以解心头大恨,让父亲成功称霸武林。
再就是碧血真情七叶花,他看着蓝兔倒下,忽然间想起了自己过世已久的母亲。
母亲死的时候,也这般痛苦……吗?
他开始对七剑改变看法,以至于放过了毫无抵抗力的蓝兔。
他还是想再见到虹猫。
再之后无非是你追我赶的围剿,在伞坊一战时,他得以与虹猫单打独斗的机会。
天魔乱舞之下伞在空中飘荡,那长虹剑主在伞间屹立,与自己双目相对。
他忽然觉得心跳的很快,生平第一次除了父亲之外,他对一个男人产生了,那个男人很潇洒,很高大,很英俊,很强大,很……令人心跳不已。
他几乎是瞬间发动天魔乱舞,将伞吹开。明知道虹猫不过就是想借这阵风逃脱却还是将计就计。
他不过是在掩饰内心的慌乱罢了。
那一瞬间,他好像,好像有一点点,心动。

与虹猫在丛林里相遇是个意外。黑小虎他作为猫科动物其实本是抗拒洗澡的,但生性洁癖却让他不得不忍受对于水的厌恶。这种姿态自然是不能被手下发现的,所以他通常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溜出来在林间河流里清洗自己的身体。
他脱下了所有的衣服,将一只脚踏进河里。
水仍是有些凉的,这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咬咬牙整个的跳进了水里。
脚步声由远及近。这让他有些慌,顺着脚步声看过去。
是虹猫,手里抱着一竹篓的衣服,想来是要清洗。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黑小虎气的牙痒痒。当务之急是如何能躲开虹猫,不着寸缕的他自然是不方便打斗的。
虹猫已经很近了,辛亏了这月色朦胧,虹猫没能注意到自己。
他猛吸一口气,钻进了水里,希望虹猫赶紧离开,好巧不巧,那缺心眼的偏就停在了这附近,半蹲下预备着清洗衣服。
水里憋气可不是黑小虎的强项,虹猫刚将衣服浸透了水,黑小虎就猛地从水里蹦出半身来。
虹猫愣了,黑小虎又气又恼又不好发作,干脆背过身去破口大骂虹猫你这登徒子
虹猫即刻反应过来了,忍不住的笑了出声。黑小虎气的脸红,舀起水向虹猫泼去。大概是没料到黑小虎会有此等行为,虹猫被泼了个结结实实,反应过来后将水里的衣服拿起,用力将衣服向黑小虎那方向一抖。
两人像是打起了水仗一般,以至于弄湿了虹猫身上的衣服,浸了黑小虎岸边整齐叠放好的衣服。
反应过来后两人陷入了沉思。回去是不可能的,乍暖还寒时夜里并不温暖,湿衣服会让自己十分的难受。决议之下他们暂时停战,忽略掉两人的身份,一起烤烤火取暖。至于虹猫假意好心的准备将还未清洗的蓝兔的衣服给黑小虎先换上的时候,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之后已经是后话。
对此黑小虎表示,活该。
从未想过敌对关系的两人还能这么和谐的坐在一起,前提是虹猫的长虹剑被黑小虎一屁股坐着的基础上。黑小虎给出的理由是:长虹剑象征身份,必须先由他保管。虹猫对于这少主的大小姐脾气表示无奈,当然他并没有说出来。
沉默过后黑小虎首先开口了。
“你还记不记得,在伞坊的时候。”
虹猫点点头,黑小虎接着说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的声影很,很,……像我记忆中的父亲。不,不过!!!你肯定是比不上他的!”
虹猫噗嗤一声笑了,爽朗的笑声引起了黑小虎的不满,用力的踹了虹猫一脚才作罢。
笑过之后,虹猫揉了揉刚刚被小老虎踹过的地方,起身走进他。这把黑小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虹猫被这无意识的小动作又逗乐了,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黑小虎忽然心脏狂跳不已。他不知道为什么
,内心产生了一种渴望。
渴望拥抱,渴望亲吻,渴望缠绵。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却还是强装镇定。
虹猫忽然伸手,摸了摸小老虎的脸蛋。
这把他吓得不轻,刷的站起来拔腿就抱,无视虹猫在后面的呼喊。
幸亏了这云层不太薄,辛亏了这火焰的烘托,他才能没让自己的脸红被虹猫发现。
真的是……太丢人了。

虹猫喊了几声之后无果便放弃,重新坐下来。
或许是火焰的温度为他驱散了寒冷,他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虹猫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从那小老虎从水里因憋不住气起来了开始到最后的落荒而逃,都让虹猫忍不住发笑。
最后的时候,黑小虎好像是脸红了吧。
还真是……犯规又可爱的表现啊。
跑的那么急,不知道会感冒的吗,没有生活经验的小少主。
连红披风也没拿上呢……虹猫撑着脸,看着火堆旁边还未干透的披风。
那就,下次再见的时候还给他吧。
好像对这个小虎崽子有点兴趣了呢。


漫画好久没瞄到神威了啊……ojzzzzzz
神威你妹妹都变成双马尾了你真的还不出场吗!!

“那场战争太触目惊心以至于后来她回忆起来的只有那时褪去了魔铠的哥哥。”







滤镜真是个好东西,嘿嘿,嘿嘿

没什么实际意义的短打其实也确实什么都没有的生贺

_(:з」∠)_很短,比小学生作文还要短,辣鸡文笔
_(:з」∠)_没了,我永远喜欢双神.jpg




他仿佛记起曾经有个软糯团子抱着自己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后想了想又说了句儿童节快乐,白嫩的柔软脸蛋似能掐出水般,湛蓝瞳孔注视着自己,将自己也还只是个半大孩子的模样映照的一清二楚。
他仍然能清晰的记忆起那张干净的脸上甜甜的笑容,像父亲偶尔回家时带回来的某某星球特产的糖果,硬质糖果在嘴里化开,刺激着舌尖的每一个味蕾,甜的人心都化了。
噢,那张笑容是他亲爱的笨蛋妹妹。虽然隔了多年但仍然能让神威在含入糖果的一瞬间回忆起来的像糖一样甜的笑容,软软糯糯的腔调萦绕耳畔,昨日一般。
“怎么?吃颗糖果勾起了你羞耻的回忆?”吞云吐雾的男人见到神威难得的发愣,忍不住调侃。
神威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眼旁边的男人,立即将自己的笑容摆出,快速嚼碎嘴里的硬质糖果。
“晋助真是过分呢!儿童节吃颗糖也要和我抬杠,最新流行的地球词汇杠精送给你做儿童节礼物噢~”语罢,不再关注男人瞪过来的眼神,从凳子上一跃而起。
“不过……也确实想起来了一些事情,呐晋助,难得来一次江户”
“一起去找些人叙叙旧吧!”



他夜兔神威要过的,可不仅仅是儿童节。
只有笨蛋妹妹才记得的生日,难得路过这地方,可不能忘记去讨一份生日礼物啊。

_(:з」∠)_猛男画手发出了软萌的声音